71、71(1 / 2)

假戲[娛樂圈] 蘿卜兔子 9294 字 1個月前

“咱們也是踢過鐵板的人, 對吧。”

“也算有經驗了。”

“俗話說得好,人不能在同一個地方摔倒, 是吧?”

鐘池的經紀人語重心長:“反正你在這邊的戲份也不多,有個什麼, 你就忍忍, 讓一讓, 對吧。”

鐘池欲要爭辯,被經紀人打斷:“祖宗!就當我求你,成嗎?咱們也現實一點, 你也看看現在的情勢!”

“現在就是此一時,彼一時, 以前人家是群演, 現在人家是紅星, 還是主演!”

“你再不甘心也沒用!”

《四腳朝天》就是簡臨最新進組加盟的電影, 大導作品,商業喜劇,光投資就好幾億,趙旭東幕後操作, 王導背書, 才拿到了這個主演。

很巧, 開機才一周就遇到了當初的美強慘哥哥。

這哥叫鐘池,靠選秀出頭,當初探班劇組拉著還是群演的簡臨賣美強慘人設的時候,還是出道位的第一名, 結果最後掉出前十一,出道失敗,如今靠著選秀的名氣、公司的硬捧在拍戲,不算大紅,但也有些名氣。

簡臨是誰,一年多前,鐘池可能早忘了,一年後,風水輪流轉,鐘池是誰很多粉絲未必有印象,簡臨已經憑借《戲路之王》和與方駱北的cp在短短幾月間竄紅,如今還是《四腳朝天》的主演。

這樣的重逢,鐘池臉上是有些掛不住的,心裡也很不服氣,覺得一個演戲的綜藝而已,紅了又如何,紅了就能輕而易舉地做這個主演了?

還不是因為背後有人!

鐘池為此覺得不屑,平時在劇組從不理簡臨,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高傲得一塌糊塗。

這不,經紀人來探班發現了,趕緊給勸著,就怕這祖宗犯蠢得罪人。

勸了半天,鐘池來了一句:“你要是也給我找個‘方駱北’,主演就是我了!”

經紀人氣死了:“那我當初讓你去參加《戲路之王》,你怎麼不去!?”

鐘池雖然心裡不服氣,至少也承認cp背後的流量:“是啊,我要是參加了,殺進決賽有方駱北助演,現在組cp吸粉的搞不好就是我了!”

經紀人氣得想錘牆,差點把實話說出來:你?你十八?你有簡臨俊?你有他腿長?

你就算正兒八經想要被包養,人駱大佬也看不上好嗎!?

彆做夢了!醒醒啊!

結果兩人的對話不知道是不是在劇組被人聽牆根聽去了,傳著傳著,就變成了:原本要參加《戲路之王》的是鐘池,被簡臨截了,簡臨去參加《戲路之王》認識了方駱北,兩人有了一腿,鐘池為此心生妒忌,決定把方駱北搶走。

劇組吃瓜群眾:哇哦~!

這些內容傳到簡臨耳朵裡的時候,簡臨還問陳陽,是不是鐘池那邊說了什麼,被人亂傳變成了這樣。

陳陽:“管他呢。”

簡臨專心拍戲,也沒在意。

過了幾天,方駱北來了。

來得光明正大,在片場就像在自己家,自由進出,想去哪兒去哪兒。

轟動全組。

方駱北還偏偏一副愜意自然的模樣,來了之後先和導演、熟人打招呼,看拍攝、看監控回放,給人一種他要麼也投了電影,要麼和電影有關的感覺。

等簡臨一下片場——

方駱北從陳陽手裡接水,遞過去。

簡臨疑惑了一下:“你怎麼來了?”

方駱北:“酒店呆著太無聊了。”

簡臨眼神一亮,含著水衝他笑,方駱北也笑。

這樣的不避諱和親密流露,是個人都能察覺兩人關係不一般。

在北往臨來cp如火如荼的當下,劇組人旁觀了,要麼心底尖叫,嗷嗷嗷嗷嗷,真的,是真的!要麼心底臥槽,真的?真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

真到彆說遞個水,對視著笑一下,簡臨的房車方駱北隨便進出,擺在片場旁的休息椅方駱北隨便坐,簡臨的所有東西方駱北都能碰,包括簡臨這個人——

一收工,方駱北牽著簡臨往外走,有時候還會摸摸頭摟摟腰。

親身演繹什麼叫做圈中大佬沉迷小男生不能自拔。

又好嗑又遭人羨慕嫉妒。

畢竟方駱北英俊多金還是影帝,這稀缺資源大家沒辦法共享,也不能讓一人獨占吧?

偏偏被簡臨占了。

占就占了,還不低調:方駱北來了一次,後麵天天都在。

導演那裡聊聊天,休息椅上坐一坐,閒著也是閒著,有人來要簽名簽一簽,遞水遞紙巾拿手機,陪聊陪吃等收工,赫然是個十八孝好男友。

《四腳朝天》的導演以前和方駱北合作過,見他如今這個做派,揶揄:“看出來了,‘家裡’管得挺嚴的。”

方駱北但笑不語。

導演想不通:“你以前也不這樣啊?”

方駱北掃了導演一眼,囂張得很:“我樂意。”

導演想了想,又說:“簡臨這個年紀有點小吧?”

方駱北瞄導演,幽幽道:“我們熟嗎?”

導演笑著直擺手:“好,好,我懂了,我多嘴,怪我,我多嘴。不小,剛好,剛剛好。”

年過三十的曾經擁有一個大係列的三金影帝,與群演出身的、連一部作品都沒有的十八歲小新人,除了cp粉,明眼人誰都不會看好。

簡臨那邊,劇組裡熟識他的幾個演員也拐彎抹角的提過、問過,簡臨的態度明確、不含糊,但也沒有炫和秀的意思。

隻有鐘池,某次在隻有他們的時候,涼颼颼地說:“以前真的沒看出來,你這麼會為自己打算。”

鐘池一臉認真:“他難道不是玩兒玩兒你的?”

簡臨沒客氣,當場給方駱北打了個一個電話,一字不落地當著鐘池的麵重複了他剛剛說的那些話,最後問電話那頭:“所以我得問問,你是不是在玩兒我?”

問完也不等方駱北答,直接掛了電話。

鐘池沒想到簡臨這麼高傲,更沒想到他是這個風格,一臉震驚:“你,你乾嘛?”

簡臨淡淡道:“不乾嘛,召喚神獸。”

神獸當天下午來了片場,像惡龍審視小卒,繞著鐘池轉了三圈,最後站定,不緊不慢,問:“你很閒?”

鐘池:“……”

方駱北不再看鐘池,像惡龍嫌棄小卒不夠塞牙縫一樣,轉身,走前來了句:“越來越難哄了。”滿口寵溺。

鐘池:“……”

鐘池後來自然是老實了,不但老實,還帶著質疑人生的口氣問經紀人:“現在想要在圈子裡出頭,是不是隻能走真cp這條路,再給自己找個男人?”

經紀人:“???????”

娛樂圈難混,明星難做,大家在這個圈子裡浮浮沉沉,即便是有人護著的簡臨,也一樣要在網絡被黑粉罵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