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小樹苗(1 / 2)

危險親密 荔霧 8382 字 1個月前

聽見“兒女雙全”後一家人都傻了眼。他們大多設想的是兩個男寶寶或者兩個女寶寶, 龍鳳胎雖然也可能,但畢竟可能性小的多。

“這……”宋畢最先回過神,有點語無倫次。

宋淥柏攥緊的手仍沒鬆開, 他看一眼護士背後的手術室門, 沉聲問:“她呢?”

“宋太太還在縫合切口, 需要再觀察一會兒。不用擔心, 她的狀態挺好的。”護士道,“家屬們要抱一抱寶寶們嗎?”

麵前這一大家子好像都傻了,沒一個想起來抱孩子這回事。

“淥柏。”宋畢示意他去接孩子。

宋淥柏勉強鬆開緊蹙的眉心, 抬手將護士手裡的嬰兒接過。雖然已經看過無數書籍,腦子裡也構想過不止一次, 但真正抱到柔軟弱小的新生命時,他動作依然有些僵硬緊繃。

“宋先生彆緊張,您做的很好,隻是手臂這樣調整一下的話寶寶會更舒服一些。”護士給他示範了一下,糾正他的動作。

宋淥柏調整姿勢,卻又抬頭看了眼緊閉的手術室門, 然後低頭看著懷裡的嬰孩。

小小的一團, 在他懷裡輕飄飄的像沒有重量。

卻是她由辛辛苦苦孕育之後誕生的,屬於他們生命的延續。

“哥, 抱完了沒有?抱完了讓我這個小叔抱一抱,彆占著不鬆手啊!”

“一邊兒去!我這個當奶奶的都還沒抱呢, 輪得到你?”

護士忙說:“現在可以先抱著孩子回病房了,那邊有護士會照顧孩子, 家長不放心的話可以跟過去一起待在那邊休息。”

剛才還爭搶的人一瞬間都不說話了。

周惠看一眼長子,知道他是肯定要留在這兒等人出來的,於是一抬下巴對宋曆驍道:“你不是想抱?那就你和延辭先跟著回病房。”

宋延辭極其自然地接話:“媽, 我是醫生,還是留在這裡比較好。一會兒杳杳出來如果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也能第一時間告訴我。”

“你是婦產科醫生嗎?人家手術室裡的醫生又不是擺設。”宋曆驍搖頭,“不行,我不走,我答應杳杳要等她出來的。”

宋畢立刻道:“你不去誰去?”

這回輪到護士傻眼了。私人醫院接待的產婦非富即貴,無論哪個家庭都對新生兒極其寶貝看重,像現在這樣互相推諉的簡直聞所未聞。

宋淥柏麵無表情對宋曆驍道:“伸手。”

後者到底隻能不情不願地伸手出來,將孩子穩穩當當抱在懷裡,又急急忙忙讓護士看自己抱的對不對。

宋曆驍抱著孩子跟在護士身後,一步三回頭地走遠了。

“一個男孩兒一個女孩兒,這下名字得從那兩組名字裡各挑一個了。”周惠眼眶紅紅地感歎。

片刻後,宋淥柏微微頷首,“一會兒讓她選。”

“那當然了,她是寶寶的媽媽。”

又過了好一會兒,手術室的門才再度打開,一張床被護士推了出來,上麵躺著的人眼眶微紅,麵色發白,看上去有些憔悴。

宋淥柏幾乎是在門開的一瞬間就迎了上去,宋畢、周惠和宋延辭緊隨其後。

幾人心疼得差點說不出話來,最後還是甄杳勉強露出個笑容,“你們彆擔心,我挺好的。”

“還疼嗎。”宋淥柏喉結微動,深深吸氣後輕聲問。

“不疼啦,我背著鎮痛泵呢。”

他看一眼旁邊的護士,後者心領神會地答道:“麻藥過去後會有痛感,鎮痛泵能夠有效地緩解一部分疼痛。”

言下之意就是依舊會疼。

眾人沉默。

甄杳看著幾人眼裡沉甸甸的心疼,鼻子酸得厲害,“真的沒什麼,快回病房吧,我想再好好看看寶寶。”

宋淥柏沒再說什麼,隻是握緊了她的手。

……

兩個孩子裡先出生的是男孩兒,大家都高高興興地說哥哥以後可以疼愛和照顧妹妹,高興之餘又一起定下了兄妹倆的名字。

哥哥叫宋嵐杉,妹妹叫宋嵐喬,小名分彆是“小樹”和“苗苗”。

於是甄杳每每和孩子們說話時,都喜歡說:“爸爸媽媽的小樹苗呢?”

每當說這句話時,她內心就會格外溫暖,因為這句話裡所包含的意義實在太多太多。

她和宋淥柏都在彼此的人生中開始扮演嶄新的角色。

某一天晚上,甄杳發了一條微博。

@Cypress:我們的小樹苗[圖片]

照片裡的兩隻大手顯然分彆屬於成年男女,兩隻小手又明顯不屬於同一個小孩。而那兩隻小手上分彆戴著一隻手環,上麵畫著男小熊和女小熊。

關注她的人一下在評論裡炸開了鍋,驚呼她竟然不知不覺間懷孕生子了,而且還是龍鳳胎,簡直是人生贏家。

宋淥柏第一時間轉發了她的微博,接著是其他網友還有不甘落後的宋曆驍。

@Lix:快叫小叔!

小叔?

宋淥柏看著這四個字,心底兀自輕嗤。再怎麼樣,孩子第一個學會的稱呼也不可能是小叔。

……

在生產後的幾個月裡,甄杳成了這個家裡最輕鬆悠閒的人——家裡傭人和周惠幾乎包辦了一切,而半夜寶寶哭鬨要吃奶的時候也是宋淥柏輕手輕腳地起來照料,她每次隻模模糊糊醒一下,接著又沉沉睡至天亮。

懷孕時受到影響的身形也漸漸恢複至原樣,甚至因為休養得太好又常常和小孩子待在一起的緣故,眉眼間都多了一點稚氣,皮膚光滑白嫩,顯得淺琥珀色的眼珠水亮剔透。

她一心都撲在孩子身上,加上兩人又度過了太久的“純潔時光”,導致對枕邊人的“警惕心”減弱不少,沒發現對方看著自己的目光越來越危險。

像一頭狼盯著近在咫尺、愈發可口的羊琢磨著怎麼下口。

一頭狼,在吃不飽睡不足的時候,反而是最有精神、最有野性的。

甄杳趴在嬰兒床邊,把手機攝像頭對準酣睡的兄妹倆,不作聲地悄悄拍下一段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