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險境(1 / 2)

《妄圖她(重生)》全本免費閱讀 []

嘉陵山外圈終年繚繞一層薄薄的霧氣,山巒層疊,蔽日遮天,導致嘉陵山環境昏暗模糊,一入山便尋不著東南西北。

內圈情況更嚴重,迷霧厚重,伸手不見五指。且暗處蟄伏著許多凶獸毒蟲,一個不慎就有可能當場殞命。

謝寧川這次來嘉陵山是秘密行動,身邊隻帶了高櫟和淩斐恣。

所有人都還認為攝政王在盛京,他讓程伯對外宣稱養病不見客,以此混淆暗中盯梢的人。

三人駕馬停在嘉陵山外圈。

望著縹緲的薄霧,高櫟心底莫名不安,握緊韁繩,遲疑道:“王爺,消息會不會是假的?鬆泊就算想躲也不至於躲進嘉陵山吧?”

當年薑芷蒙冤受淩遲之刑,其中有條罪名是殘害同僚,而死的人是大理寺的上一任少卿,案發現場臟亂不堪,等大理寺的人趕到,便看見薑芷親手殺了少卿,現場唯一的人證指證是薑芷殺的人。

那人,便是逃亡五年的大理寺寺正,鬆泊。

薑芷被捕入獄,這人跟人間蒸發了似的,毫無蹤跡。謝寧川一直暗中派人去尋找,意外發現有另外幾股勢力也在尋找鬆泊。這更讓他堅信薑芷是被冤枉的,鬆泊是案件唯一的突破口。

烏眸盯著那忽隱忽現的林木,謝寧川微斂眼瞼,淡聲道:“進去後見機行事,不要靠近內圈。”

“是!”

*

鬆泊逃亡了五年,這次和那人取得聯係,得知自己不用再逃亡,臉上的興奮溢於言表。尤其是當他得知要把謝寧川引進嘉陵山時,眼中的凶光如餓狼撲食,他早就看不慣謝寧川了,每次他剛躲到一個地方,謝寧川的人就趕了過來,害得他四處逃竄,宛如一個過街老鼠。

他特意守在外圈,隻待謝寧川帶人進來。

馬蹄聲由近及遠,他快控製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

“王爺!”他不緊不慢走出藏身之地,粗糙的臉頰有一道深深的疤痕,目光仰視馬背上的人,嘴角勾起詭異的笑容,“您也尋了我五年了,今日就看您能不能抓住我了!”

他大笑幾聲,扭頭就往嘉陵山深處跑去。

謝寧川三人立馬追上去。

冰涼的霧氣循著呼吸鑽入五臟六腑,鬆泊的倡笑回蕩整個嘉陵山,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在故意引他們。

霧氣越來越濃。

淩斐恣眼皮跳了跳,用力蹬緊馬肚子,加速衝在他們前麵,緊急刹馬攔下他們。

“籲!”

“王爺,不能再往前了!”

馬蹄聲消失。

鬆泊停下腳步,凶神惡煞地轉過身看著他們。

還差一點!

高櫟上前擋在謝寧川前麵,右手悄悄握住劍柄:“鬆泊,再往前進,你也會沒命。”

鬆泊上了年紀,跑了這麼久有些體力不支,喘著氣打量周圍,對他的話充耳不聞。

昏暗的林木下,沙沙聲忽遠忽近,殺氣也隨之靠近。

二人斂起神色,警惕盯著周圍。

嘹亮的口哨聲劃破靜謐,濃霧下出現數道黑影,乍一看,四周都被包圍。

噠……噠……噠

拐杖觸地聲裹挾陰冷的吐氣聲,不緊不慢靠近他們。

蛇女蒼老的麵容浮現,眼角拉出深深褶子,含笑盯著他們:“攝政王,好久不見啊。”

白唇竹葉青伏在她肩上,陰冷的豎瞳直勾勾望著三人,慢悠悠吐著蛇信子。

她抬手摸了摸蛇的腦袋,意味不明感歎道:“上次是王爺走運,這次奴家可要摘了王爺的腦袋了。”

夜鶯般婉轉靈動的聲音嬌嬌笑著,不複蒼老嘶啞之聲,容貌也變得年輕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