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番外·初遇(1 / 2)

危險親密 荔霧 6885 字 14天前

春日裡氣溫漸漸升高, 綠樹碧枝搖曳,午後太陽一曬就容易讓人困倦。

此刻宋淥柏沒覺得困,隻覺得不耐。

陸霜琦站在他麵前, 臉上寫滿無助與絕望, 仿佛真的蒙受了天大的委屈與誤會,急著想要向他澄清。

“宋少,之前的事情你真的誤會我了,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做那些事並不是出於惡意,如果有任何讓你誤會的地方,那也隻是因為我——”

“陸小姐。”他耐心終於告罄, 漠然打斷她,“你沒必要跟我解釋。”

說完, 他轉身朝自己停在路邊的車走去,不準備再繼續聽這種毫無意義的辯白。如果不是他恰好來這裡一趟被,被不知從哪裡得到消息的陸霜琦攔下,他根本不會聽她說這些。

“宋少!”陸霜琦焦急喊道,不死心地追了上來。

宋淥柏腳步一頓,但卻不是因為這聲挽留。他抬眸看向幾棵綠樹旁的圍牆,枝椏掩映間露出一片百褶裙的裙擺,還有一雙晃晃悠悠的腿。

纖細的小腿上穿著長度至膝蓋的半截襪,腳上是一雙秀氣的皮鞋, 一副學生氣的小姑娘打扮。

忽然一陣風起, 枝椏樹葉被吹開, 露出少女鮮活明媚的笑臉。她坐在圍牆上小心翼翼地準備跳下來,手裡拿著一個粉紅色信封,眉眼和唇角的弧度都是彎著的, 仿佛無憂無慮,讓人一瞬間想起頭頂的春日青空,蔚藍乾淨。

“宋少!”陸霜琦見他停下來,忙繼續解釋道,“本來我確實不該跟你說這些的,可是你對我的誤解已經剝奪了我向延辭哥表明心意的機會,所以我才想要努力為自己辯解。”

她不敢觸怒麵前的男人,因此就連控訴不滿的話也說的很委婉。

“你還堅持說是誤解?”宋淥柏轉身,譏諷從眉眼間浮現,但更多的還是令人無法接近的冷意。

陸霜琦硬著頭皮辯解:“我不知道為什麼宋少你不接受我,我的心意是真的,喜歡是真的,也沒有摻雜任何的雜質,如果你肯給我機會而不是逼我離開,我想時間會證明一切的——”

話音未落,距離兩人不遠的地方忽然傳來一聲驚呼,夾雜著踉蹌落地的動靜。

陸霜琦探出頭望過去,頓時難以置信,“甄杳?薑聆?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陸老師。”兩個小姑娘又慌又怕,訕訕地笑了笑。

陸霜琦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他們是多久在這裡的?有沒有聽見剛才的話?

被自己的學生撞見這種場麵就夠難為情了,更何況這兩個學生家境都非常優越,說不定還會在心裡嘲笑她明明與宋家之間隔著鴻溝,還要拚命倒貼上去……

她心裡還不免有些煩躁。本來可以趁此機會再向宋淥柏爭取一下,以免失去和宋延辭更進一步的機會,結果現在卻不得不先處理這兩個逃課的學生。

說是處理,也就隨便口頭教育一下,畢竟非富即貴的家庭不是她能惹得起的。

“現在是上課時間,”陸霜琦勉強笑了笑,端起老師的姿態走過去,“你們應該坐在教室裡才對。”

“我們……”

宋淥柏回頭,不遠處並排站著兩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剛才坐在圍牆上那個手窘迫地背在身後,垂著頭一副心虛又難為情的模樣。

他收回視線後幾步走到車旁邊,手剛碰到車門,卻被前胎旁邊的一個粉紅色信封吸引了注意。

眼熟的形狀和顏色。

他抬眸掃了一眼少女空空如也的雙手,片刻後俯身把信封撿了起來。

粉嫩單薄的信封被夾在男人修長的手指之間,顯得有些違和,但又有種奇異的美感。

信封上乾乾淨淨一個字也沒有,但很顯然,這就是原本她手裡的那一封。

逃課被抓包,手裡還拿著這個,她扔掉這個的動機也不難猜。

宋淥柏擰眉環顧四周,周圍沒有垃圾桶。

他又低頭打量了一眼,鬼使神差的,他沒把這個信封扔回去任由它被人發現,而是捏在手裡帶上了車。坐進車裡的一瞬間他就覺得自己這個舉動有點可笑,但事已至此,他也沒再把信扔出去。

他隨手將信封放在一邊,關上車門後駕駛著車離開。

黑色轎車緩緩從一旁駛離,正垂著腦袋聽老師說話的甄杳悄悄轉了轉頭往那邊看,卻隻看見了男人一晃而過的側影,什麼也沒看清。

她收回目光,重新盯著腳尖,捂著自己剛才被掛住險些扯壞的裙擺。

車開到某個路口時因為紅燈短暫地停了下來。

宋淥柏微微側頭,盯著信封看了兩秒,忽然拿起來拆開將裡麵的信紙抽了出來。他粗略看了眼抬頭和某些關鍵字,猜到這是封情書,於是沒再細看內容。

隻不過落款的名字……

甄杳。

有點耳熟。

他沒當回事,重新把信紙塞了回去。

很快這件事就翻篇,畢竟對他來說這是個小到不能再小的插曲。

幾個月之後,周譽時跟著一群朋友玩賽車時不慎出了場小車禍,宋淥柏從國外出差回來之後去醫院探望。

病房裡,燈光被白色的牆麵與裝潢襯得有些慘淡。手臂打著石膏的周譽時躺在床上,頭上還纏著幾圈滑稽的紗布,整個人看上去有些懨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