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我的男友是筆仙完跪求收藏作者專欄麼……(1 / 2)

海王[快穿] 江湖不見 13102 字 2個月前

此時的魏善濕漉漉的,從頭到尾都是從水裡撈出來的模樣,地上甚至還有水漬不停的朝著旁邊流下去,人死後鬼魂會處於這個人剛死的時候,就像是當初的郭紅珺一樣,一直重複跳樓的過程,魏善這種就是死去之後,成為了水鬼的一種。

按照如今的情況,他的屍體被打撈出來七天之後,黑白無常會過來帶著他進入地府,然後審判功過。

現實裡很多人都覺得人要是沒有入土為安的話,死後會變成孤魂野鬼,其實這話說的倒是真的,如果一個人死亡之後沒有被埋葬,而是被采取了其他方式,那麼確實是真的會變成鬼魂野鬼。

一般都是那種真的被人謀害的鬼魂,隨著身體的殘缺,靈魂也變得殘缺不全,自然是無法投胎了。

魏善知道眼前的孟大師是一個厲害的人,倒是沒有隱瞞,直接說道。

“我跟我妻子感情很好,你們也應該見過,我那麼醜,但是我妻子卻長得很漂亮,我們兩個人結婚之後,本來是能夠有一個孩子的,可是當時我妻子懷孕之後,我媽非要過來伺候,我就同意了我媽的要求,結果沒想到我妻子懷孕五個月被我媽推倒了,孩子沒了,我妻子之後就沒辦法生孩子了,身體也一直不好,所以我們才商量了一下,既然沒孩子,就多買一些保險。”

這話倒是真的,除了人身保險之外,其實魏善也買了不少財務保險,他這些年賺的不少,也差不多有五六千萬,之前查看保險的時候,除了他給妻子和自己買的高額人身保險之外,還有兩個人加起來保單足足有一千萬的商務保險,為的就是他們以後老了之後能夠固定拿分紅吃飯。

聽著魏善的話,孟一佳便明白了魏善想說的意思。

他的話語和神色無一不表現出對於妻子梁美好的喜歡,無論是從開始還是到結束。

隻是有些時候,任何人都是需要被懷疑的,特彆是夫妻之間,一旦有案件發生,他們警方第一個需要懷疑的,就必須是夫妻中的一方。

“你很愛你老婆麼?”

孟一佳問道,眼前的鬼魂哪怕是已經變成了一隻鬼,此時也是露出了一個柔情的笑容,仿佛是想到了妻子一般,笑起來。

“恩,我很愛我老婆,我覺得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我老婆更加美了,其實我對我老婆是一見鐘情,再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愛上她了,所以能夠娶到我老婆,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運的事情。”

魏善說著,似乎是想到了當初第一次見到梁美好時候的模樣,眼裡滿是愛意,讓孟一佳也忍不住想起了梁美好。

梁美好這個人簡直是人如其名,真的是漂亮美好,光是第一眼看過去的時候,就能夠感覺到這個姑娘的美好,就是那種第一眼的直觀。

梁美好長得很漂亮,是男女生都會喜歡的那種好看,很美,沒有任何的攻擊性,讓人看了之後就忍不住心情舒暢的那種美。

當然,她說話的時候更是溫溫柔柔的,讓人都忍不住心軟起來,孟一佳覺得,任何一個人對梁美好這個人一見鐘情,好像都不是很奇怪的事情。

“那你們第一次見麵是在什麼地方?我見過你老婆,她真的很美好。”

孟一佳不動聲色的繼續詢問,魏善如今已經作為鬼魂,自然是不會隱瞞自己對妻子的愛意,所以立刻非常有興致的說道。

“她當然很美,我第一次見她,是在一天商業街上,說起來讓你笑話,當時她跟同學正在逛街,她們都很年輕漂亮,可是我第一眼就看到了我老婆,因為她像是星星一樣在我麵前發光。”

“她們兩個家境不過是普通,所以趴在香奈兒的玻璃窗外看著裡麵的衣服和包包,目光中充滿了期待和豔羨,當時我就在想,如果我能夠把這些香奈兒買給她就好了,隻要換到她一個笑容,我就是死了也甘心了。”

提起了自己跟老婆的初次相遇,魏善是真的很溫柔,他的溫柔就算是隔著一張醜陋的臉也能夠感覺到。

其實魏善的聲音挺好聽的,是那種帶著氣泡的低音炮,說話的時候像是講故事一樣娓娓道來,讓人覺得耳邊有些酥酥麻麻,仿佛是在說情話一樣,隻可惜啊,這樣的一個好嗓子,卻是沒有一個好的臉。

魏善這個人,長的實在是不敢恭維,皮膚黑也就算了,關鍵是眼睛鼻子還看著奇奇怪怪的,讓人看到了之後自然是不會有什麼喜歡的想法。

“是麼?那你跟你老婆結婚之後,是不是給她買了很多香奈兒?”

孟一佳記下了香奈兒的事情,腦海中快速的搜索起來,卻還是不動聲色的繼續問魏善。

“對啊,等我們結婚之後,我就給我老婆買了很多很多的香奈兒,香奈兒的項鏈,香奈兒的裙子,香奈兒的包包,香奈兒的鞋子,我老婆還是很喜歡香奈兒,所以家裡的衣櫃都是香奈兒的東西……”

魏善笑眯眯的說出這些,孟一佳都記下來,然後打算等到時候見到梁美好的時候詢問一下。

不過懷念完美好的事情,有些痛苦的事情,卻也不得不提。

“那關於你老婆身上發生的事情,你都知道麼?”

她這話一出來,魏善的笑容僵硬了一下,然後看向孟一佳,有些疑惑道。

“不知道孟大師說的是什麼事情啊?”

他的反應在孟一佳的預料之中,隻要有男友在,沒有任何的鬼魂能夠傷害到孟一佳,所以孟一佳很直白。

“就是你的老婆在嫁給你之前被□□的事情,很多男人都會介意自己的妻子身上發生這樣的事情,你似乎不是很在乎?”

孟一佳沒有攻擊女性的意思,其實發生這樣的事情,讓孟一佳心裡也是覺得梁美好十分的可憐,如果不遭遇那樣的事情,梁美好應該遇到更加美好的人生,而不是嫁給眼前的魏善,不知道為什麼,孟一佳本能的不喜歡魏善,總覺得魏善的愛讓人窒息。

魏善臉上的表情果然是不怎麼好看,整隻鬼陰鬱了下來,不過還是很聽話的說話。

“是,我知道這件事情,但是那不算是什麼,愛她就要接受她的一切,我喜歡我老婆,當然不在乎這些,無論是外麵的人對她說什麼,我都會站在她身邊保護她,愛護她,這就是我對我老婆的愛,那些外麵的男人根本就做不到這一點,根本就無法像是我一樣,真正的接受我老婆,隻有我,隻有我才能夠接受我老婆身上曾經發生的事情。”

“我不在乎,我不在乎那些,我隻在乎她能夠留在我身邊就好,嫁給我當我的妻子,這已經是我最幸福的事情了。”

他的模樣看著不知道為什麼有些瘋狂,孟一佳莫名的煩躁,結果身旁的裴斯年就感覺到了。

下一刻,站在水漬身上的魏善就被水漬緩緩的拉了下去,空蕩蕩的房間裡麵,隻剩下了孟一佳和裴斯年。

孟一佳轉過身來,伸出手抱住自家男友,雖然有些冰涼涼的,可是永遠都讓孟一佳是如此的感覺到安穩和有安

全感。

“魏善不是自然死亡的,是被人害死的,但是他自己不知道。”

有些鬼魂死後是不知道自己死之前發生的事情的,除非看到一些固定的事情才會想起來,也有些鬼魂渾渾噩噩的一直到消亡,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一隻鬼。

“或許吧。”裴斯年伸出手撫摸孟一佳的發絲,這幾年的功夫,裴斯年都陪在孟一佳的身邊,看著這個小姑娘逐漸的長大,變得越來越自信,變得越來越優秀。

如今孟一佳在警察局裡麵人緣也好,就算是在外麵做的事業,也非常不錯,所以裴斯年很有成就感。

“我打算今天下午去找找梁美好,去問問情況。”

孟一佳就是通過女人的第六感覺得魏善喜歡梁美好這樣的愛情,並不是魏善說的那樣浪漫,甚至覺得有些說不出的奇怪。

“恩。”裴斯年支持她,無論什麼時候,裴斯年都待在孟一佳的身邊,這麼多年倒是不怎麼寂寞。

早上的時間過的很快,孟一佳整理了文件之後,就直接打了梁美好的電話,約好了下午見麵,畢竟梁美好也想從法醫口中知道關於丈夫的事情,所以兩個人很快就約好了去外麵的咖啡廳見麵。

下午兩點鐘,孟一佳來到了外麵的咖啡廳,見到了魏善口中的梁美好。

如同之前見過的那樣,梁美好今天穿了一條黑色吊帶長裙,露出過於白淨的肌膚,長發安靜的披在肩膀上,一張臉更是清水芙蓉,沒有化妝卻依舊是楚楚動人,看著有些蒼白,似乎是因為丈夫的死亡影響到了她,眼睛甚至都有些紅血絲。

“你好,我是法醫孟一佳,冒昧的約您出來,是想問您點兒事情。”

孟一佳介紹自己,卻沒有伸出手握手,她們乾了法醫這一行,就極少跟人握手了。

“恩,孟法醫,我會配合您的。”

她的聲音軟軟的,帶著幾分憂愁,恐怕是彆人聽到都會格外的心疼。

孟一佳倒是有些理解為什麼魏善喜歡這樣的梁美好,所以有些抱歉的開口。

“我等會兒可能會問一些涉及到您**的問題,您也可以選擇不回答我。”

梁美好點頭,似乎對於接下來孟一佳問什麼問題都打算配合。

於是兩人開始了問詢。

“梁小姐,您跟您丈夫兩人的感情怎麼樣?”

一般情況下,丈夫死亡的話,留下的人都會說跟丈夫關係極好。

“……我不喜歡我丈夫,但是他很愛我,對我很好。”

梁美好眼睛通紅,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不知道怎麼的,帶著幾分解脫。

“那你們兩個人在五年前是出於什麼目的辦理了人身保險呢?”

如今這樣的巨額賠償足足有五千萬啊,足夠一個人暴富了。

“這個是我老公的意思,他擔心以後他不會賺錢了,就想著買點兒商業保險,警方應該也知道,光是商業保險買了足足一千多萬,當時買保險的人極力推薦讓我們兩個人辦理人身保險,我老公擔心我的身體,所以就順便買了,我們兩個人都買了。”

這個是真相,保單的誕生確實是跟商業保險放在一起的,沒什麼意外。

“那為什麼您老公的受益人是您,可是您的受益人卻不是您的老公,而是您的母親呢?”

孟一佳繼續詢問,梁美好倒是沒有任何的遲疑,說道。

“當時我也是想寫我老公的,可是我老公說他會保護我,不會讓我出事情,如果我出事情的話,他要錢也沒用,就把這個保單寫成了我母親,我老公其實很有錢,所以保險公司的擔心根本就不存在,我們根本就不會騙保。”

梁美好知道,警方現在主要繼續調查的原因,就是因為保險的緣故,保險公司不想要賠付這樣的巨額保險,因此才一直讓警方調查,為的就是能夠確認騙保的事情。

“這個我知道,不過警方還是需要一個例行調查的,您丈夫的解剖記錄沒什麼問題,是癲癇之後的溺水而亡,是意外的可能性有百分之九十九。”

當然,最後的那百分之一,才是最重要的。

孟一佳這個下午跟梁美好說了很多話,聽梁美好講述了魏善的事情,聽梁美好說家裡的事情,還有魏善死去之後公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