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洛棠花3(1 / 2)

《山有狐焉》全本免費閱讀

撥開雲霧見月明,皎潔透徹的月華再次傾瀉到身上時,暴風雪悄無聲息地消失了,連同刺骨的寒意也隨之一起溜走。

宛如一陣風,來去無蹤。

溫行止低頭一看,自己麵前半步開外是一處七八丈高的斷崖,她險些掉下去。

她急忙後退一步,離麵前的斷崖遠些。方才她在幻境裡追逐著小孩身影,倘若再往前一步,可能已經墜崖身亡。

幸好,有人及時拉住了她。剛才那一拽,是不是意味著她已經邁出了那一步?

“啊!你抱著我做什麼?”身後傳來一聲顧飛雲的慘叫,緊接著是重物墜地的聲音,溫行止回過頭,發現同僚們多多少少也恢複了正常。

“你對我做了什麼?你還我清白!還我清白!”顧飛雲扯著嗓子喊道,衝上去要揍方如玉,其他幾人要麼愣在原地,要麼衝上去勸架。

溫行止掃視一眼,也不怪顧飛雲異常激動,他們兩個剛才抱在一起後,事態便朝著不可控的方向發展……如今二人衣衫不整,說也說不清,傳出去隻能淪為笑話。

“剛才的幻境是怎麼回事?竟讓我們集體中計了。”方如玉的臉色很不好看,一隻眼睛被顧飛雲打了一拳,至今青紫著。

溫行止朝著他們走過去,不小心踩到了地麵上的空酒壺,腳步一頓。空心的酒壺被踢到了人堆裡,方如玉頓時警覺,望著樹枝方向,剛才那個男子又躺回樹乾上,衣袂垂落,一動不動,就好像睡著了。

“是你搞的鬼!”方如玉咬牙切齒道,拔出身旁人腰間佩劍,怒氣衝衝地走過去,踢了下樹乾,道:“下來!”

樹上男子受到驚吵,卻隻翻了個身,背對著他們。

“剛才所有人都中了幻境,隻有你一個人沒事!彆裝無辜了!”方如玉氣勢洶洶,顯然不肯善罷甘休。

“你不下來是吧?看我把你打下來!”他一提真氣,踩著樹乾一鼓作氣,身形翻轉之間,便站到了樹枝上。

溫行止凝望著,並未出聲。他們入幻雪宮之前都會受到特殊訓練,正常來說,幻雪宮出來的人,理應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上的戰場,下的廚房,缺一不可。

“方如玉一個人能行吧?”

“放心吧,他可是我們這一屆最有潛力的。”

“最有潛力爬宮主的床?”這句不陰不陽的話是顧飛雲說的。

“……”

聽著身旁人的議論聲,溫行止沒有參與,蹲下去撿起那個葫蘆,放在耳邊晃了晃,空的。她又聞了下葫蘆口,確實是一股酒味。

看來沒什麼線索,隻是個普通酒壺。

隻見方如玉踩著纖細樹枝,在上麵心如止水,提劍穩穩當當朝著樹枝儘頭走過去。

“太吵。”紅衣男子淡淡道,漫不經心打了個響指,隻聽“哢嚓”一聲,他們中間的樹枝被一股力道折斷,接著,下麵的樹枝也儘數斷裂。

方如玉本在往下墜落,想踩著下麵的樹枝借力上去,不料全部踩空,直接摔在地上。

其餘人看著這這一幕,皆是瞠目結舌。

“方如玉……可是連十二公子都打不過他的。”

“他到底是人是妖?”

“可惜,沒帶測妖氣的秘寶來,不然一測就知道了。”

方如玉重重落在地上,感覺身子骨架都要散了,白衣揚起又落下,沾滿了灰塵。他恨恨地回頭望一眼,把那幾個趁機說閒話的人嚇得噤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