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老賊!你要乾嘛?(上)(五千小章)(1 / 2)

冷場了。

在韓雍看來,榮耀這一次堪稱創造曆史級彆的改版,高低還是能夠拉足期待的。

可事實並非如此。

甚至他研究了好一陣才琢磨出的出場方式,也沒能夠引起多大的水。

隻有幾十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看,各種複雜的情緒都有,唯獨沒有多少對他的信服。

哦,在另一邊的休息區等著的各家經理們眼中,說不定是有一些的。

就搞得韓雍很尷尬。

裴雲騰看著這家夥試著學自己在lol內測那次的人前顯聖,卻畫虎不成反類犬的樣子,不禁偷偷壞笑。

裴雲騰能夠人前顯聖,是因為騰海在這十年之中用一次又一次的輝煌勝利,積攢下了龐大的基業和良好的信譽。

而他本人也成為了遊戲領域威望拉滿的泰山北鬥。

可韓雍呢?

新版本發布得這麼晚,白白給隔壁留下了漫長的發展時間,這是不占天時。

騰海已經跑馬圈地將市場牢牢把持,甚至開始著手製定電子競技的標準,而榮耀隻能看著,這是不占地利。

請來參加測試的選手之中有一半以上是有異心的二五仔,這是不占人和。

可以說是天時地利人和都不占了。

關鍵時刻,還是葉修第一個鼓掌,這才讓在場的選手們反應過來,稀稀拉拉的掌聲響起,勉強補足了韓雍最後的麵子。

滿頭黑線的韓雍臉上的微笑都僵硬了,偏偏還得維持好表情管理,好不容易控製住了情緒:“大家先進來吧,我帶你們去測試的地方。”

雖然說這事本質上他就是個跑腿搞接待的,但這樣被手下的人落麵子,多少也是有那麼一點難繃,

如果說他的前輩,目前正親自趕往洛杉磯督戰的馮憲君知道了,

高低得拍著他的肩膀笑他兩句:“老弟,習慣了就好了。”

畢竟,在馮憲君的任上,由於某些害群之馬的帶動作用,這幫職業選手在他麵前的放肆程度,相比起現在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

隨著韓雍在前麵帶路,幾乎把電競協會的大院當成了大型認親現場的眾職業選手終於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他們好像是來參加測試的。

當即在尷尬之中各自收聲,三五成群地跟在韓雍的身後。

差不多在隊伍末尾,唐柔和裴雲騰二人並肩前行,隔著口罩和墨鏡有說有笑。

“話說,以你的視角,對這個新版本的預期怎麼樣?”唐柔難得有些好奇。

在她眼中,至少在遊戲領域,沒有任何一個人的意見,能夠比裴雲騰的更加擁有建設性。

“說實話,這我是真不知道。”裴雲騰搖搖頭。

榮耀現在對於裴雲騰來說,是一個巨大的盲盒。

在一個龐大,先進,但極其複雜的未來式遊戲係統之中,請一群風格、特長、喜好各不相同的世界頂尖單機遊戲設計師,去搞出一款競技遊戲來?

原諒裴雲騰見識不多,這奇葩場麵他是真沒見過。

“不過嘛,以我對這次陣容的了解,榮耀的新版本問題再大,總體上應該也會給人煥然一新的感覺。”

原本的榮耀,生動形象地詮釋了,什麼叫做拿最新潮最前衛的技術,去做一款最老土最公式化最保守的網遊。

他們的原開發者就像是拿榮耀這個引擎去套了一個公式化的模板,最終弄出了一款標準到不能再標準的mmo。

而以裴雲騰對於此次榮耀請來的設計師陣容的了解,這幾個家夥最擅長的,就是在玩法和思想上的大力創新。

尤其是青沼英二,哦,這個世界的他叫做藍沼,

能夠在switch那種電子垃圾級彆的性能限製之中,整出王國之淚這種曆史級彆的偉大遊戲,給他個榮耀的引擎,還不得好玩上天?

可以說,唯一能夠限製這群設計師的東西,就是不到一年的開發時限,以及“競技遊戲”這個相對陌生的命題。

這邊正聊得開心,突然有人從背後拍了拍裴雲騰的背,嚇得他一個激靈,連忙轉過身來。

“你好,請問伱也是榮耀的職業選手嗎?怎麼沒見過你?”

孫翔看著這個打扮怪異,鬼鬼祟祟的家夥,看似平和的語氣之中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審視之色。

看到是這個頭鐵娃,裴雲騰頓時感覺有點難繃。

他這一身打扮,放在這一群俊男靚女之中確實有那麼一點顯眼。

隻不過一路上無論是工作人員還是韓雍本人都沒有把他怎麼樣,又一路和唐柔相談甚歡。

哪怕其他選手對他的出現同樣覺得有些奇怪,也下意識地將他看作是工作人員或者某個不愛露臉的家夥。

但孫翔就不一樣了。

這個頭鐵娃,見到違背他認知的事情,向來是要上去插一腳的。

一點也不慣著已經在努力收斂自己存在感的裴雲騰。

頓時,他這一嗓子吆喝出來,人流的目光頓時開始朝著裴雲騰身上彙聚,或是審視,或是好奇。

對於這個看起來有些鬼鬼祟祟的家夥的身份,他們也早就好奇了好一陣了。

正好讓孫翔去當這個排頭兵。

唯有葉修,和裴雲騰本人打過幾次照麵,對於唐柔和裴雲騰的關係也知道不少,此時嘴角正不斷抽搐,默默地為某個鐵頭娃點了根蠟。

裴雲騰輕歎一口氣。

說實話,既然都來到這裡了,他就已經做好了自己身份被暴露的準備。

韓雍那邊早就準備好了嚴格的保密協議,保證今天的具體信息,包括裴雲騰的參加,不會有任何一個字流露到外界。

裴雲騰的偽裝,其實早在他進入大樓正門之後,就已經完成了它的使命。

但準備歸準備,當真的有膽大包天的鐵頭娃敢來找自己麻煩的時候,裴雲騰還是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一旁的唐柔已經在捂著嘴儘力憋笑了,這丫頭看熱鬨不嫌事大。

於是,在孫翔由審視、懷疑逐漸轉變為震驚,再最後轉變為不知所措和絕望的目光之中,裴雲騰一件一件地將偽裝卸下,露出真容。

“……裴裴裴裴裴……裴總!”孫翔渾身一個激靈,隨後冷汗潺潺流下,說話都開始變得結巴了。

“又惹事!又惹事!叫你惹事!”他在心中把自己狠狠地罵了無數遍。

他怎麼就管不住他這張嘴呢?

隨著裴雲騰露出真容,在場的氣氛一下子就安靜下來了。

沒有人會認不出偽裝之下那張三十來歲的英俊麵龐,那是在過去的十年間,深刻改變了遊戲乃至互聯網領域生態的傳奇人物。

也是徹底改變了他們所有人的命運的幕後推手。

他這樣的人,應該端坐於棋台之外,執子談笑風生之間,與無數機鋒裡,決定大勢的走向。

怎麼會親自跑到這裡來參加榮耀的測試?

“大家好啊,不介意我和你們一起參加這個測試吧?雖然可能會拉低這裡的平均遊戲水平。”裴雲騰淡定地打了個招呼。

“不介意不介意!”眾人搖頭如撥浪鼓。

開玩笑,除了唐柔仗著家世能夠放肆之外,在場其他所有的職業選手,在這個數量級的人物麵前,統統可以被歸類於網癮少年。

他們敢對裴雲騰有意見?

“那就太好了。”裴雲騰輕笑著點點頭,又將目光轉回身前那渾身不自在,隻想要找個角落死一死的孫翔。

孫翔不敢和他對視,低眉順眼的,欲哭無淚。

他就不該來這個勞什子測試的。

惦記什麼職業選手啊,老老實實當個主播,不就遇不上這樣的危機了嗎?

正當他咬著牙搜腸刮肚,意圖臨時整一篇態度誠懇,聲情並茂的道歉出來的時候,卻聽見裴雲騰突然開口問道:

“你帶你的賬號卡了嗎?”裴雲騰的聲音聽不出太多情緒。

“……帶了帶了!隻不過我現在用的是我在越雲的狂劍士賬號橫刀,一葉之秋現在不在我手裡!”

如夢初醒的孫翔在語無倫次的解釋之中,用他這輩子最快的速度從褲兜中掏出橫刀的賬號卡,用霓虹高中生送情書的姿勢,一邊舉動一邊雙手送到裴雲騰身前。

看這倒黴孩子給嚇的。

有些好笑地接過了孫翔的賬號卡,裴雲騰點點頭:“多謝了,因為是為職業比賽準備的版本,我想要測試一下不同賬號在新版本之中還會有多少影響。”

“沒有沒有,您想用隨便用!”孫翔都要哭出來了,全身上下都要被冷汗給浸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