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一團亂麻(1 / 2)

她不是棄子 不羨光 4333 字 14天前

《她不是棄子》全本免費閱讀

距離譚八最後一次見到望涯已經過去了半個月。

那回她打聽了譚三躲債期間發生的事,在此之後,無論他到哪邊打聽,亦或是四處蹲守,都再找不到她的身影。

賀微也一樣。她甚至找了張行簡,得到的答案也是同樣的,望涯不見了。

然而張行簡無暇顧及,在望涯失蹤後的第三天,豫王當街行刺微服出訪的太子,好在太子暗衛眾多,趙宇才沒能血濺當場。事發後,趙儼下凡來了,不知打哪兒來的消息,徑直圍了豫王府,誰知豫王已經沒了蹤影,留下一府的侍妾庶女。這事還沒完,坊間開始流傳起有關趙宇的身世,傳聞,太子不是先太子的親兒子。

這謠言實在荒唐,但究察起來,卻發現並非空穴來風。太子的生母,曾喬裝打扮,出宮私會過,而說這話的,原是她身邊的宦官,後來太子出世,便被安排給趙宇了,日日在旁伺候,一副忠仆模樣。

當然,此忠仆當日就被處死了。

緊接著,趙儼罷朝六日,再次主持朝會時,竟動了廢太子的念頭。

這還是沒完,散朝後,趙儼忽然頭痛欲裂,栽倒在地,醒來後狀若瘋癲,提著劍要砍了趙宇母子,幸而還沒動手,就又昏了過去。

皇帝歇菜,群臣這才發現,眼下太子‘非太子’,長子‘非長子’,細數下來,竟隻剩下一個稱病的慶王了,於是,慶王的羽翼逐漸豐滿,各派開始倒戈。也有說背後推手是慶王的,可聲音微弱到近乎沒有,直到最後,竟沒人開口了。

眼下的朝廷,慶王黨眾多,其餘的,一些還沒看清局勢左右搖擺,另一些,就是張行簡這樣明麵上和慶王對立的,再有,就是還在垂死掙紮四處奔走的太子黨,儼然已經是一團亂麻了。

沒人在意到,身處地牢的望涯。

這是她難得清醒的時候,外頭漆黑一片,屋子小到抬手就能碰到對麵的牆壁,這是一副棺材吧……這確乎是一副棺材。

她記不清今天是第幾天,是白天還是黑夜。

門鎖處傳來一陣金屬碰撞的聲音,隨後,沉重的木門被打開,一穿灰色道袍的人推門而入,手上端了個木盤,上頭放了碗腥臭的藥,再有一副銀針。

他的腰牌上,寫著:無為。

望涯動了動,她的腳上戴著鐐銬,隨著動作發出沉悶的響聲。門一開,外頭的燭光照進來,她很久沒看見光亮了,此時正盯著微弱的燈光發愣。

無為將東西放置在一旁的桌案上,輕聲道:“喝了吧,今天的有點苦,忍一忍就好。”

“好……” 她照做,因為太過乖巧,甚至得了兩枚蜜餞。

無為打量著望涯,想不通她是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竟讓趙邕親自過問,還帶了曹夫人前來探望,那個女人想殺掉望涯來的,好在自己及時阻止,這樣好的八字,死了真是可惜。

“施針了。” 無為點了燭火,將銀針放在上頭烤炙。

望涯再次陷入一片混沌中,半夢半醒,她聽見屋子裡有很多人。

趙邕。

張行簡。

皇帝。

太子。

曹封。

……

最角落裡藏著的,是西亭侯。

他們張牙舞爪,要把她拖進深淵,他們都一樣,要她去死,拿她墊背。她不斷逃跑,卻又一次次被拖拽,直到發現自己已經成為一具骷髏,骨架上零星粘著碎肉,孤零零地飄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