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隱居15(1 / 2)

《瘋批文裡搞純愛[重生]》全本免費閱讀

或許是生了病的緣故,她並未睡太久,淺淺的睡眠醒來,看向窗外隻泛起丁點的白光,百般無聊,便是起身獨自一人往外閒逛。

此時此刻的修行界格外寂靜,沒有任何聲響,像是鳥叫都已經停歇,天邊破曉的薄光格外美麗。

她淡淡抬著腦袋,莫名地朝著那處晨曦看去,像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將她吸引著。

她與這片融為一體,似畫似詩。

昏暗之中,緩緩地出現一道身影。隨著山風,每一步像是帶動著人的心臟。

一步一步。

一身白衣,手中護著一捧淺粉色的花,翻飛的衣擺,修長的身姿,朗豔絕獨,實乃仙品。

瞧見站在此處的蒲桑子,他微微頓了一下,腳步加快。本就是身高腿長,如此風姿都如同帶了風。

蒲桑子總覺得他這般的男子身上應該是帶有花香的,畢竟光是看著都正派乾淨,實際上他身上是冷檀香,可惜被蒲桑子身上的氣味混淆著,不過也彆有一番風味。

他靠近,帶著一股冷氣。蒲桑子看著他衣袍上帶著的晨露,眉頭不由地微蹙。兩日時時刻刻待在一起,她早已將自己身上的病染到了他身上,不知他哪來的閒心大晚上的不好生休憩,到處胡跑。

她還沒開口訓斥,他倒是先開口:“怎麼不多穿些,外麵涼。”

“來。”

他將手中的花遞給了蒲桑子,又脫下身上的外袍披在了蒲桑子身上。

指尖觸碰,他幾乎是冷到刺骨。

蒲桑子低頭看著手中的花,聲音平淡:“你去摘花做甚?”

“月見花,再過幾日可就都要凋謝了。你不是想看,我便摘來了。”

這花嬌貴,快不得,花瓣便會全落在地。他就這般一步步地走去,跋山涉水,又一步步地走回。

迷迷糊糊隨口說的,她都沒當回事,這一睜眼就瞧見了。

蒲桑子就這般平淡無波地仰頭將他瞧著,她曾經教導過他。

他要聽話。

要絕對的聽話,服從她的每一個命令。

那如今這舉動,是服從命令還是真誠的另有所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