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1 / 2)

《情敵總在冒犯我》全本免費閱讀

辦公室內的安靜也不知是持續了多久,最終還是還是霍知雲率先忍不住說話了。

“池敘……”

他單手撐著腦袋輕飄飄叫了一聲池敘的名字,聲音慵懶得像是每個字都連不成串,隨時要散開一般。

眼睛裡也透出了幾分散漫與倦怠,大概也是困了,卻又因著池敘的緣故而不得不強挺著。

池敘抬頭看了霍知雲一眼,不知道他好端端地忽然叫自己要做什麼。

“我看你一直敲字……”邊說,霍知雲邊笑了笑,“是在寫些什麼呢?”

語氣柔得像是在哄一個才剛睡熟的嬰兒。

繾綣柔軟的疼惜被霍知雲小心翼翼地隱匿在深不見底的話尾裡,不敢表露得太過明顯。

池敘還在生病,這種時候居然還要熬夜加班加點地忙工作,無疑會加重病情。

霍知雲自認自己覺悟一向沒池敘那麼高,也做不了什麼焚膏繼晷的拚命三郎,在有關池敘的事情上,霍知雲的想法一向很簡單,他就隻想讓池敘快樂,想讓池敘在這種時候不要再這麼賣命,自私一點,多為自己想想。

即便掙的錢到最後確實是都落在自己家兜裡又怎麼樣,身體搞壞了到頭來什麼都是白扯。

隻是霍知雲從來不敢將這些話說得太直白太明顯,一方麵是因為霍知雲知道對於自己這樣的想法,池敘並不會認同,而另一方麵,也是因為苦口婆心地爹味說教從來都不是霍知雲的賽道。

他所在的賽道,是放下全部的少爺架子,對著池敘像隻小貓一樣地逞嬌鬥媚又軟磨硬泡。

比如現在這輕如蚊蚋地一聲詢問,就是霍知雲軟磨硬泡的第一步,因為知道好脾氣的池敘是不會介意的。

蒼白卻明亮的燈光裡,霍知雲幽深的目光滃然如晨霧,籠在池敘的周圍,不露痕跡地將他輕輕包裹著。

就見池敘用食指關節處輕輕推了下眼鏡,對著屏幕看了看,對於自己此時的疲憊絲毫不加掩飾。

猶豫了幾秒鐘之後才對霍知雲坦白道:“檢討書。”

“什麼?”

剛一開始,霍知雲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檢討書……那不都是初中高中生該寫的東西麼?

怎麼這會兒碩士都畢業好幾年,池總都當上了,結果好端端的又開始寫上檢討?

雖說人越活越年輕是好事……但好像應該也不是這麼個活法吧。

不確定,再看看。

“檢討書。”聽到霍知雲又在問,池敘耐心地重複了一遍。

“……犯錯誤了?”

“不然呢,”池敘一邊說,一邊靠在了椅背上把眼鏡摘去了一邊,抹了一把臉,準備歇會兒,“你見過有誰立了大功之後轉臉要寫檢討書的麼?”

“……”

“累了。”池敘揉了揉眼睛。

“要不要吃點東西?”

難得聽到這拚命三郎主動要求說想休息一會兒,霍知雲手疾眼快見縫插針,趕緊將剛剛從夜市上買來的宵夜朝著池敘的方向推了推。

其實池敘是沒什麼胃口的,才剛吃過藥,這會兒也不知是不是起了什麼副作用,胃裡麵翻江倒海火辣辣地難受。

不過池敘卻也沒阻止霍知雲,隻是靜靜看著他站起身來忙前忙後地把宵夜在桌上擺好,從始至終池敘的臉上也沒什麼太多表情。

“少在想什麼呢?”看到池敘在發呆,霍知雲輕輕詢問了一聲,而後將筷子遞在了池敘的手裡。

“嗯?沒……”池敘驀地回過神來,而後搖了搖頭,“沒事……”

“又和叔叔吵架了麼?”

霍知雲一邊問,一邊慢悠悠地晃到了池敘的身後,用手輕輕捏了捏池敘的肩膀讓池敘稍稍放鬆下來一些。

這簡直已經是霍知雲的慣用手段了,每次池敘說累或者心情不好的時候,霍知雲都會這樣,給池敘捏捏肩揉揉腿,叫池敘能因此而稍微放鬆下來一些。

而學生時期池敘小嬌妻這個外號,有多一半都得歸功於這。

畢竟……誰家好學生天天下了課一會兒不閒著直勾勾往樓上高年級跑,就為了去給高年級學長捶背捏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