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見鬼了(1 / 2)

解語(探案) 大麥茶茶 4146 字 28天前

《解語(探案)》全本免費閱讀

月夕微微頷首,很是坦蕩,“縣尊請說。”

“你是如何猜到青霜,又是如何對彩蝶與我的關係起疑的?”

月夕道,“因為縣尊有備而來。”

她眨著那雙清澈的眸子,道,“縣尊初來,縣衙裡沒幾人對縣尊服從,可縣尊剛來就直接去了城外,說明早知道城外出了事,而且,縣尊也知道有人暗殺,是以早早向長公主求助,讓那五百府兵伺機候著,自己則是有恃無恐。”

王玨詫異,剛來便去城外確實是他心急,可沒到最後一刻他根本沒讓那五百府兵現身,她怎麼會知道?

月夕道,“平陽城來黎陽縣的路多為陡峭山路,即便是熟悉道路的走商,都要走半個多月,就算府兵訓練有素,七日之內也未必會到。除非他們早就潛藏在城外,伺機而動。”

王玨忽然笑了起來,原以為自己已經做得夠謹慎了,竟還是露出了馬腳。

“至於青霜,”月夕繼續道,“那晚戚三娘說棲月樓裡有一個我阿爺的老相好。自我被阿爺所救,阿爺成日裡以酒為伴,我從未見過阿爺去過棲月樓,所以我猜測,戚三娘所言阿爺的老相好該是阿爺的舊人。阿爺剛過完六十大壽,舊人應該也不年輕了,且阿爺的言談舉止與土生土長的黎陽縣人終究有所不同,既是阿爺舊人,也該有些相似之處。所以,一通排除過後,符合條件的也不多了。”

王玨將她麵前的杯盞滿上:“那你又從何得知,青霜會設下連環金蟬脫殼之法,前去鳴蟲巷的?”

“納蘭醫生說,幾乎所有黎陽縣的百姓都服食過阿芙蓉,就連我這個才待了五年之人也有了癮,奇怪的是,我阿爺並沒有癮,於是順著這條線,我得知了楊阿爺的藥酒。”

她道,“楊阿爺家有一個很大的酒窖,亓官郎君入井時發現了一條暗道,正是通往那個酒窖,他在那空酒窖中發現了一顆阿芙蓉。”

呂阿姆與阿爺一樣,都是臟器出了問題,即便是積極配合治療,每日也都要忍受常人無法承受之痛。

大約是楊阿爺不忍呂阿姆每日忍痛,又無意間得知阿芙蓉能止痛的消息,這才與那些人做了交易。

阿芙蓉是禁|藥,運輸起來自不方便,可若通過買賣酒水的方式進行運輸售賣,官府自查不出,阿芙蓉也可運至更遠的地方,甚至京城。

除了藥酒,楊阿爺院子裡的所有酒都是井水釀的,一來二去,阿芙蓉自然很容易就汙染了井水,這也導致黎陽縣百姓們常年被迫染上了阿芙蓉。

“既然是金蟬脫殼,自然是先藏起來,等風聲過去了才逃。秦娥樓東窗事發事發突然,她草草安排計策之後自是要躲到一個誰也想不到的安全之地。”

月夕道,“放眼整個黎陽縣,也隻有楊阿爺處最意想不到,也最安全了。”

王玨眯了眯眼,“所以,你才支開飛燕與亓官彧,獨自去了鳴蟲巷?”

月夕搖了搖頭,“我確實認為那個丫鬟可疑,她的行為舉止很像戚三娘。本想拜托飛燕娘子將她擒住,好讓我細細研究,可惜……”

可惜那丫鬟還沒逃出多遠,便已經氣絕身亡了。

“至於亓官郎君,”她道,“亓官郎君找尋東西的本事很不錯,他動作也快,定能以最快的速度讓整個縣的水井裡被灑滿瀉藥。”

聽到此處,王玨突然柔聲一笑,“顧娘子聰慧過人,王某佩服。”

月夕卻認真道:“縣尊出身琅琊王氏,本該在京城做官,卻來了黎陽縣,還為百姓除了大害,小女亦是敬服。”

“敬服?我還以為你會怪我不將此信提前交於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