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063(2 / 2)

“等等!”肖遷忽然開口,他指著顏西說的那間小院道:“那裡有修士出現。”

顏西詫異:“突然出現的?”

灰發青年眼皮一跳,能讓肖遷近到跟前才發現有人,隻可能通過傳送陣。他抓著顏西準備往後退:“這座傳送陣被用掉了,附近哪裡還有傳送陣?”

“是守望軍派來救我們的人!”肖遷站在原地沒動,抬腳準備往那座小院走去。

灰發青年仍舊在後退,他心中不妙。

太輕易了,不管是被引去清風堂還是趕來西街口,沒有敵襲,沒有埋伏,甚至連修士都不見一二,相比大混沌的逃亡,這更像是敵人的圈套,引誘著他們入內。

他問肖遷:“裡麵多少人?”

肖遷看地圖的神色一怔:“隻有三人。”

三人能頂個屁用?

就是肖遷也在這一刻遲疑了。

“你們杵在這裡等著被抓?”陡然出現的項昭昭半蹲在破舊小院的圍牆上,無語看著三人大喇喇地站在房屋儘頭。

項昭昭在守望軍是明麵上的異世者,執行過很多任務,也和不少人共事過,即便沒見過也聽過她的名字。

顏西看到她的瞬間鬆了口氣:“是項昭昭。”

肖遷一聽也放下心,朝著項昭昭走去:“傳送陣已經沒了,你接下來的計劃是什麼?”

顏西也要過去,被灰發青年拉住,不待他說話,灰發青年神色莫名望向項昭昭,詢問:“可愛小仙女?”

顏西一臉見鬼的表情看他。

肖遷也被灰發青年的肉麻稱呼驚得悚然回頭,張口想說什麼,表情忽然僵住,他緩緩低下頭去,炸開的血霧噴在他臉上。

直到倒下,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何事。

顏西不可置信地朝項昭昭望去。

兩個戴著兜帽的修士不知何時出現在牆角,一人伸出右手正指向肖遷,那哪裡是手,分明是一枚炮筒,發射後的口徑正在冒熱氣。

阿玲剛到此處就目睹這一變故。

她原本跟著在西街喝茶的蔣敏,輕撫菊花發出求助後蔣敏也往前了清風堂,阿玲本欲緊隨其後,卻瞥見一張移動的地圖在街巷中穿梭,上麵有數不清浮現的點。

這種情況,她就是沒見過也大概知道怎麼回事。

於是她化作“清風”不遠不近地跟著,幸運的是地圖似乎分辨不出這種狀態下的她。

接下來的場景不僅身處其中的顏西和灰發青年,就是阿玲也一頭霧水,她在滿腦子疑問中接受記憶碎片。

項昭昭不是守望軍的?她殺自己人?這炮筒放在修真世界是不是有點不合時宜?還有,可愛小仙女是項昭昭?

項昭昭承認了,她朝神色凝重的灰發青年道:“我說了,來的是殺你的,還是救你的,看你運氣。”

“但你運氣不太好。”

說罷她朝兩名鬥篷人道:“顏西留活口。”

顏西還滿臉懵,他同項昭昭有過多麵之緣,也幾番交談過,是個責任心挺強的女人,並且她在守望軍地位不算低,就是這樣他才不理解項昭昭的行為。

顏西試圖搞清楚狀況:“項昭昭,你是項昭昭吧?沒有被什麼彆的東西附身或者奪舍?”

灰發青年扯著顏西的衣領飛速後退,咬牙怒道:“你是不是傻,她已經背叛守望軍了!”

項昭昭朗聲否認:“我從未背叛我的組織。”

“我跟叛徒沒話說!”灰發青年躲過鬥篷人斜劈來的劍氣,怒道:“顏西你七階是拿來好看的嗎?”

又是一擊炮筒攻來,將顏西剛凝結的結界打碎,他手指飛快結陣紋,忍不住吐槽:“這是哪位科學大佬穿越過來了,難不成還想搞出火箭大炮?”

項昭昭的加入令戰局出現一邊倒,她從院牆跳下卻不見身影,下秒在幾米外的陰影中出現,這片並排的屋舍下有大大小小無數陰影,這都是她的戰場。

神出鬼沒的項昭昭截堵兩人去路,持炮筒的黑袍人放炮擊碎顏西結界,靠近時又能使出一手漂亮的劍法,另一黑袍人則對上灰發青年的肢體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