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分寸(1 / 2)

《年年有新生[八零]》全本免費閱讀

第四十七章

符伊年隻在符家大宅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回到了安縣。才進了家屬院大門,符伊年就被門衛大爺喊住了。

“符伊年,電報!”

符伊年一愣。在她的認知裡,一般隻有通訊不便的時候才會發電報,比如雙方距離遙遠,比如事況緊急。

而且,符伊年覺得以符家當前的情況,應該沒什麼距離遙遠的親友找她,也沒什麼緊急的情況需要聯係她的。

所以當她看到電報上“回電”兩個字和落款的“祝鎔”之後,忍不住在心底翻白眼,自己不是說了周末會聯係他,現在離周末還兩天呢,急什麼嘛。

可是抱怨過後,又有隱約的甜從心底翻上來。

符伊年想了想,乾脆轉身出了家屬院,先去郵電局給祝鎔回電話。

撥號的時候符伊年聽著等待的“嘟、嘟”聲,心中暗想:你讓我回電我來回了,若是你不在接不到,那就不能怪我了。

不過電話最終被接了起來,“喂。”

祝鎔的聲音傳來,還有他不是很穩的氣息,氣喘籲籲的,像是在運動。

符伊年問出自己的疑問,“你在訓練?”

祝鎔輕笑了一聲,“剛在開會,聽到電話聲跑過來的。”

“哦。”符伊年應了一聲,不過她並不是很關心這個,隻是好奇,“你給我發電報,是有什麼急事嗎?”

“沒有,”祝鎔解釋,“你不是打了電話過來,我拉練回來了,就發了電報給你。”

符伊年:……“我記得我給你留言說周末再打了呀。你急什麼?”

電話那頭沒有說話,隻有祝鎔的呼吸聲從話筒裡傳出來,似乎在說:我為什麼急你不知道嗎?

祝鎔不說話,符伊年一時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兩個人就在電話兩端沉默著。

後來是祝鎔先打破了沉默,“你行李整理的如何了?”

符伊年也很快恢複了自然,“唔,算是整理好了,被褥和厚衣服走的郵政托運,水盆暖壺這些打算到了之後再買,我自己就隻帶些隨身物品和輕快的衣服就行了。”

祝鎔聽了十分讚同,“安排的非常得當,越來越厲害了。”

符伊年被誇獎了,心裡有點高興,而且非常自得,“當然啦,我是誰啊。”完全沒有謙虛的感覺。

祝鎔啞口無言,然後大笑出來,順著他的話講,“是啊是啊,你是誰啊,你是厲害的符伊年嘛!”

兩個人說笑了一陣,祝鎔將話題轉了回來,“你到了京城後下火車不要亂走,我安排了人去接站,到時候他會送你去招待所住下,然後領你把日用品買完,等到報到日再送你到學校報到。”

符伊年驚詫,“還,還找人接站啊,會不會太麻煩了?”

“不麻煩,是我發小,就是教育局幫你問誌願的那個,”祝鎔解釋,“你第一次到京城,有個人帶著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