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有你在(1 / 2)

《重生後前夫成了我師尊》全本免費閱讀

興許是因為實在太生氣,林靜靜都不願同宣墨待在一屋。

她忍者痛,讓林米爾給她換到了隔壁屋。

接下去的幾日,林靜靜也未出自己屋,也沒同宣墨再說一句。

隻是聽雲茗說起,宣墨恢複很快,除了惡咒未解,其他傷勢基本已無礙。

林靜靜自然信任羅鬆阿公的醫術,多少三界有頭有臉人物,每年跪在林溪鎮口求著他出手相救。

隻是雲溪鎮每年可入鎮令牌有限,若不是她父母同鎮長是故交這層關係,他們一行人根本無法進林溪鎮。

鎮長應是世間唯一一位無懼天神,無懼仙魔的地仙。

稱他一聲仙,都是對他實力的低估。她爹曾說過,他實力同如今的天上的那些個天生的神,究竟誰更勝一籌,隻是沒個比試機會罷了。

就他爹知曉的那些零碎關於鎮長的傳說,恐怕他是早已超脫於這個世界的存在,興許哪天就去往另一方聖土,或是創另一方廣闊天地,化為天地萬物天道般的存在。

他活得年歲太久,亦或是天上那幫神和仙故意忽略了他的存在,他同林溪鎮就如同一個故事,一段傳說一般,存在於世間某處。

世人都已經忘卻了他的姓名,所以也隻能恭敬地喚他一聲鎮長。

約定好去拜訪鎮長的時日終到,林靜靜同宣墨的傷也好了七七八八,似是瞧出了兩人的隔閡,今日拜訪,其餘人都未去。

兩人一前一後走在山道上,鎮長的居所安在了林溪鎮後山的山頭上,若是未經允許,那哪怕是進了山,也找不到對的路。

林靜靜帶上了他爹給她的請帖,一路未受阻礙,山道也不陡,一路桃花爛漫,蝶飛蜂舞的,有一番踏青的風味。

隻是眼下林靜靜無心欣賞這風景,宣墨一路也不吱聲,隻是跟在林靜靜身後,兩人隔了一仗有餘。

都這麼多日了,不知為何她心頭那口氣還未散去,就那般忽地駐足原地。

還來不及開口追問什麼,身後那人竟然不識趣地撞了上來。

宣墨退一步,隻輕聲說了句:“怎麼突然停了?”

林靜靜眉頭一皺:“為何不可以停?”

“也未說你不可以停,阿靜你這是在無理取鬨了。彆鬨孩子脾氣。”宣墨直視著他,平靜道。

林靜靜伸手指著自己的鼻子道:“我無理取鬨?我孩子脾氣?”

上輩子說她孩子氣也便罷了,此生她重生過,帶著那麼多錯綜複雜記憶,雖然不是什麼光榮事跡,她死前好歹是說出名字三界都得抖一抖的大魔王。

可現在眼前這個轉世為人才幾十歲的小屁孩兒說她孩子氣?

他可知自己的愚蠢行為,會讓三界安危受影響?可知曆劫司同姻緣閣為他此番曆劫做過多少的鋪墊和準備?

而他竟然在自己生死關頭婦人之仁,舍命為自己這麼個小弟子引渡惡咒!

林靜靜心中萬般怨氣,卻無法宣泄出口,最後隻能伸手指著宣墨的鼻子,怒不可遏吐出幾個:“你!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