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卷珠簾(1 / 2)

驚秋 行疏 5302 字 14天前

《驚秋》全本免費閱讀

“什…..什麼意思?”

張全德也懶得扮演這個媒婆了,把身上的飾品嘩啦啦地扔掉了。他心中預感不妙,機械般地扭動著脖子,踮起腳尖往後探了探。

他瞪大眼睛。

奇怪的是,轎子後麵什麼都沒有。

此時風雪俱停,萬籟俱靜。

“什麼都沒有,那剛剛那些人跑什麼跑?”

張全德呼出一口氣,剛轉過臉,便突然對上一雙黑漆漆的眼睛。

這雙眼睛骨碌碌的轉了一圈,像是沒有瑕疵的鏡麵,最後清晰的倒映出他驚慌失措的表情。

張全得立馬彈射起步,肥胖的身軀連滾帶爬地上了花轎。

隨著他的動作,“刺啦”幾聲,他肩膀處的衣料便開了好幾道口子,但他卻顧不上那麼多,扯下轎子內的紅綢子便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林越舟說過,花轎內設了封印,也難怪張全德這麼屁顛屁顛地跑上來。

不過這花轎內部空間實在狹小,葉驚秋與他擠在一起,連呼吸也便得局促起來。

葉驚秋疑惑,“我說你一個大男人穿女裝也就算了,怎麼連膽子也這麼小。林公子不是派你來保駕護航的嗎,怎麼你倒先躲上了?”

張全德捂著眼睛不肯撒手,用氣音說著話,“哎喲蘇姑娘,你以為我想啊,林越舟那天殺的小兔崽子跟我說的是可能會來,要來也都是來些小的東西,誰知道,這回來了個大的。我都還沒他厲害,你叫我跟這種等級的對打,還真是挺折煞我的。你要是不信,你自己看嘛。”

“真的假的?”葉驚秋狐疑地撥開簾子的一角,下一秒,又立馬給合上了。

葉驚秋:已老實。

很難描述鋪陳在外的是怎樣一張臉。那“東西”眼睛很大很深,像是死寂許久的深譚,又像是那種全黑的玻璃球,隻是缺少了眼白,看著確實瘮人。最主要的是,它有著兩張不一樣的臉,右邊是一個女子的臉,眉如翠羽,冰肌瑩徹,若不配上那雙詭異的眼睛,必定是能算得上是絕色佳人。但左邊的臉,麵容扭曲怪異,臉上的皮也離奇地失蹤了,掛在顴骨兩側的隻有兩坨散發著異臭的腐肉。

這種味道,就像是抹布水被煮熟之後與奮水混合。

太過於銷魂。

葉驚秋忍著要嘔吐的衝動,小聲說,“嘔,他什麼時候能來?”

“嘔,我也不知道啊,我剛剛偷偷傳音給他,他說他那邊也有點棘手,要我們再堅持一會。”

“喂,我說裡麵那兩位,你們都看過奴家的臉了,怎麼,害羞不敢見我?”那道聲音幽幽地蕩了進來。

張全德身體一僵,死死地絞著腰側的帕子。

也不怪張全德覺得恐怖。它剛剛說的話,前半句是個女人的聲音,又尖又細。後半句聲音越變越雄厚,分明又是個男人的聲音,最後一句更是重量級,超絕男女混合音,能把人嚇半死的那種。

葉驚秋垂頭思考了一會,回了句,“你哪位?我正趕著成親去呢,方便的話,麻煩你讓讓,到時候給你喜糖。”

那邊明顯頓住了。

過了一會,那女聲又從轎子左側繞過來,“我叫蝶春,好巧不巧,是你夫君的夫人。”

服了,這年頭,妖還挺會演戲。

這是要上演“情敵見麵,分外眼紅的戲碼”嗎?

葉驚秋問,“你倆成親了?”

“沒有。”

“那你就不能算是他夫人。”

“名義上不能算又如何?我們談詩詞歌賦,談風花雪月。最重要的一點是…..”它故意停頓了一下,把音調拉長,“我還知道,他左邊的肩膀上有一顆小痣。我們兩個人靈魂契合,誌同道合,早就是夫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