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人命微賤(1 / 2)

一任平生 提三 5162 字 14天前

《一任平生》全本免費閱讀

白楊的畢業典禮也進行的十分順利,無論大學四年裡熟悉或者不熟悉的同學,也都在此刻表現出一副同學情誼深似海的覺悟來,到處找人要合照。

要到她這裡,她總不是最吸引人的那個。

陳西原的存在感實在太強,讓人沒法忽視,彆人問起他們的關係,他都是坦然一笑,說是她男朋友。心虛的反倒是白楊。

等畢業典禮結束之後,新聞專業的學生又在圖書館前照了一張集體合照,家長們就站在台階下翹首以盼,他也縱身此景,看著白楊站在人群裡,揚起少年燦爛的笑,然後恭賀彼此前程似錦。

她的前程裡,有他才似錦。

白楊下台來,撲進他懷裡,陳西原擁著小姑娘年輕朝氣的身體,眼角眉梢泛出蜿蜒笑意:“楊楊,長大了。”

桃子在一邊吐舌頭,說他們羞羞,就知道秀恩愛。

到底在小孩子麵前不那麼合適,陳西原隻是輕輕抱了一下,就被她掙開了,佯裝生氣地去捏桃子的耳朵。

桃子終究不太好在這裡待太長時間,初中的課業也不能落下,又在澄州玩了幾天就要回去揚州城。陳西原也緊接著把澳門之旅提上日程,美名其曰是她的畢業旅行。

白楊在春暉弄裡收拾東西時苦惱地問他:“那公司怎麼辦?”

“會有人照顧的。”陳西原說著,隨手翻著她往裡麵裝得七七八八的小東西,有些他都看不明白,到底是做什麼用的。他開口問她,白楊耐心的給他一一解釋。

他沒想到,那些精巧的小物件還能有那麼大用處。陳西原往手裡拿了一個東西擺弄,一抬起頭,就能看見白楊年輕的臉。二字出頭的年紀,就算不化妝,不擦脂抹粉,也總有點靈氣在,就連讓姑娘們懊惱的青春痘,都是無常可愛。

陳西原想想,自己是真的不年輕了。

白楊收拾到一半,又想起來什麼,問他:“仙君怎麼辦?”

他轉頭看了一眼在玻璃缸裡四腳朝天睡大覺的仙君,想了想,總不能把它一個留在這裡,也隻能托付給朋友。

楊玨時過兩天又要去黎巴嫩,呂文州也要回貴州一趟,沒辦法,就剩下一個蔣一黎。這家夥純是個二世祖,每天什麼事都沒有,家裡對他的要求隻有三個,好好活著,彆創業,彆找女明星。

好在他的自我認知很清醒,每天縱情聲色,知道什麼能碰什麼不能碰。

仙君給他,總不至於被餓死。

白楊一直對他的印象不是特彆好,尤其是再加上上次陳西廷的事。再見他的時候,人已經頂上了一頭金發,站在大街上,沒有比他再張揚的了。

“你們兩口子真是夠有雅興的,養什麼不好養王八。”

白楊辯駁:“這是陸龜。”

“得得得,陸龜。”蔣一黎伸手撥弄著小家夥的殼:“你倆放心吧,肯定給它喂得肥肥的,讓你們一回來就能喝上花甲湯。”

陳西原冷嗤一聲,看著白楊橫眉冷豎的樣子也笑了出來:“你要是把它燉了,回頭再闖禍了,就彆央著我去你老子那兒求情。”

“不是吧陳西原。”蔣一黎眉毛都皺了起來,“這小王八還挺金貴。您老把心放肚子裡,指定給它養得白白胖胖的。”

白楊這才放心,乖乖跟陳西原上了車。

到機場的時間還早,他們坐在候機室裡等待,她還想起身去買報紙來看,候機室的電視上就已經切換到了新聞頻道。

主持人穿著筆挺的正裝冷峻地報道著身後殘忍的新聞,昨天是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在四川省汶川縣爆發了八級地震,地麵開裂,房屋倒塌,死傷難計。

今天原本喧嘩的機場在這一刻沉寂了下來,幾乎所有人都在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塊小小的屏幕,整個T3機場隻有冰冷的電子女聲播報著飛機起飛時間。

白楊愣在原地,看著電視上視角切到了記者的鏡頭,拍攝著震後的慘狀和救災人員一刻不停的身影。她望著有些晃動的場景,心口一陣絞痛,為那些罹難的人群。

“白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