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算了,弄巧成拙了!(1 / 2)

薑寧這才看了一眼。

宋灃【薑寧,在嗎?】

宋灃【我聽你哥說你被辭退了?要到我公司嗎?】

宋灃【有事情的話,你可以聯係我,不用客氣。】

薑寧依舊沒回。

她看向了緊閉的洗手間的門,裡麵傳來流水的聲音。

她尋思著,要怎麼才能把顧言深哄好。

今天大抵是自己衝動了。

彆說工作的事情,現在最重要的是蔡美晶的手術。

把顧言深得罪了,對自己並沒好處。

薑寧歎口氣,認命的站起身,直接朝著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不就是主動。

那一層膜都沒了,也沒有守貞的對象,她不需要矯情。

在洗手間門口,薑寧深呼吸,而後她推開了洗手間的門。

顧言深洗完澡,還沒穿衣服。

薑寧的眼神落在這人身上,就想起一詞——遛鳥。

她故作鎮定,沒有捂住自己的眼睛。

顧言深淡定自若的拉過浴巾把圍住腰身。

而後,顧言深麵無表情的走了出去,一句話都沒說。

薑寧在顧言深走到自己身邊的時候,纖細的手就這麼拽住了顧言深的粗硬的手指。

“顧言深……”薑寧第一次連名帶姓叫著顧言深的名字。

顧言深沒理會,下一秒就要把自己的手拽出來。

薑寧的動作更快,就直接跳到了顧言深的身上。

她摟住了顧言深的脖子,顧言深猝不及防,踉蹌了兩步,下意識的托住了薑寧的屁股。

“薑……”顧言深開口。

薑寧沒給顧言深說話的機會,直接堵住了顧言深的嘴。

她沒什麼經驗,這樣的吻甚至看起來沒任何的章法。

但偏偏硬生生就把顧言深給撩了起來。

他的眼神越來越沉,下一秒就反客為主。

“你在乾什麼?”顧言深陰沉問著。

“你!”薑寧很認真。

說完,薑寧掙紮了一下,顧言深的浴巾掉下來了。

這下,薑寧是紅著臉,眼神變得心虛和局促。

顧言深冷笑一聲“薑寧,你的臉呢?有事求著我,做什麼都可以?”

薑寧不吭聲。

她被不上不下的架著,有些難受但是又無法反抗。

見顧言深沒繼續的意思,薑寧也覺得羞憤,想掙紮著下來。

她不做了還不行嗎?

結果——

薑寧錯愕了。

她被直接抵靠在瓷磚壁上,冰涼的觸感,讓她整個人都清醒了。

再後來,就是鋪天蓋地的暢快,逼著薑寧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等薑寧回過神的時候,她已經被放在了大床上。

顧言深的眼神依舊沉沉的看著薑寧,一字一句在低聲警告。

“薑寧,不要讓我知道你做出婚內出軌的事情,不然後果自負。”最後四個字,顧言深咬的很重。

薑寧分不清這樣的感覺。

她總覺得自己幻覺了,老把顧言深和那個牛郎重疊在一起。

一樣的酣暢淋漓,一樣的怦然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