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距離(1 / 2)

六花的臉鼓成了包子…

因為她看見了溫泉隔離牆上的破洞。

毫無疑問,她已經被某人看了個精光。

總覺得,自己吃了莫大的虧,不但委屈兮兮,而且有些小生氣。

哼,女孩子的身體,是能夠隨便給人看的嗎?!

她是不是應該,去要點精神損失費啊?

但如果,對方給了,而且花錢要求再看一次的話,那怎麼辦?

她到底是答應呢,還是答應呢…

和某人不同,六花對金錢非常需求,擁有很強的財迷屬性。

星七也是沒有抓住重點,他其實不需要製造意外,給錢就行…

直到吃完一頓大餐,六花的表情才重新恢複正常。

畢竟,星七從不委屈自己,她自然也跟著沾光。

惡狠狠的吃下了平時的雙倍份額,要不是肚子受不了,她還想多回點本。

主任,接下來我們乾嘛呢?身為某人的助理,她準備做些準備工作。

當然是啥都不乾啊,星七懶洋洋道,我出差就是為了休假,不然鬼才離開京都呢。

在這裡住一周,然後再回去上班,你真是賺大了呢。

嘿嘿,六花裝傻充愣,為自己之前的英明決策點讚。

但悠閒的假期還沒平靜兩天,之前來過的岩鐵又找上門了。

而且這一次,來的不僅他一個人。

星七的表情開始變的淡漠,這是他不太高興的表現。

雖然出生在三日月家族,但從小的教育培養方式,讓他過的並不愉快,對家族的好感泛善可陳。

彼此的關係,更像是雇主和打工者。

對方提供各種待遇,星七幫其出任務。

就是這樣,簡單明了。

而在這之外,他並不想和家族互動的太過頻繁,因為太麻煩了。

身邊的六花看見星七表情一變,內心頓時咯噔一下。

她和對方接觸的時間很長,知道對方的心情怕是不太美妙。

岩鐵推開門後,側身束手而立。

隨後,進來一位,身穿一身藍色女士西裝,帶著一個無度數金絲眼鏡的年輕女子。

她看見星七身邊的六花,眉頭一皺道。

星少爺,為何有外人在這裡?

星七眼神一冷,毫不客氣的說道,愚蠢的問題,你對我來說也是外人。

彆說的好像,這個國家是你的一樣。

不,我的意思是,對方正準備解釋呢,就聽見後麵傳來一個聲音。

沒關係啦,藍冰,六花小姐是七哥的助理,不算外人啦。

聽到這話,藍冰自然不再多言,微微彎腰,拉開門簾,讓後方的小姐走了進來。

初次見麵,六花小姐,來人微笑道,你可以喊我月華,是七哥的妹妹哦。

哦,你好你好,六花看著眼前又帶保鏢又帶秘書的大小姐,稍微遲疑了下,然後才趕忙鞠躬道。

彆客套了,說正事吧,星七敲了敲桌子不滿道。

難得休假兩天,這麼快就又有任務讓我做嗎?!

不,並不是,月華搖搖頭,隻是聽岩鐵說七哥你在這裡,剛好我也在附近,就說順便來見見你。

如果打擾到了七哥你,我很抱歉。

說著,她還一邊起身,準備給星七鞠躬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