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大長公主(1 / 2)

《什麼,神女隻能自救?》全本免費閱讀

大郎君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素錦嚇得呆若木雞,回過神後也不知該如何解釋娘子會如此是因為來了葵水。

季阡摸了摸裴知藍的雙手,指間冰涼,又摸了鋪蓋,裡頭也是冰冰涼的,不免對琴荷院眾人愈發不喜起來,已快入冬,娘子回來,連屋子床榻都是冷的,平日裡怕是是偷奸耍滑慣了。

“去弄兩個暖爐來。”

季阡看麵前戰戰兢兢不知道回話的素錦,趕緊讓人出去,又回頭將裴知藍兩隻冰涼的手放入被中捂著。

他今日原本是公務出行,途徑侯府,遠遠見一輛熟悉的寶馬香車,正看到女娘從馬車上下來,被風拂起的帷帽下,女娘一張臉慘白如紙。

他幾乎是想都沒想的勒馬停在原地。

而在看到她搖搖欲墜時,更是什麼旁心思都沒了,下意識策馬奔向她,好在是攬到了人,沒讓她摔下來。

看著人在他懷中閉著眼發抖的模樣,季阡的心緊緊縮著,這一刻,那些莫名的心思全化為了實體,呼之欲出的答案懸在心頭,一切早已有跡可循。

鬆風帶著老太醫匆匆趕來,素錦在外頭抹淚,看到鬆風趕緊過來,鬆風讓兩個丫頭送太醫進去,拉著素錦到一旁問她:“怎麼哭了?”

素錦抽抽噎噎道:“娘子,這幾日,小日子來了,才氣血虛弱。”

鬆風“啊”了一聲,眼看著老太醫進去,抹了把不存在的汗水,感情原來是因為這樣才顯得那般虛弱,郎君這是關心則亂了。

不過又想著,反正也請來了,讓太醫給娘子調理調理身體也好。

裡頭太醫忙活一陣,頂著指揮使冷的不行的目光也跟著擦了把汗,才道:“這位小娘子身體沒什麼大礙,隻是娘胎裡帶出來的寒氣鬱積不散,加上這些時日更得注意保暖,一時受寒導致,多用些溫熱的食物即可。”

說完,又看了眼躺在指揮使懷中的女娘,指揮使是皇帝官家手下的大紅人,哪次見麵不是冷臉肅然,這還是他頭一次看到指揮使麵上帶出急色的模樣,想來這位女娘不是指揮使的家人便是心上人了,是以又寫了兩個調養身體的方子才告辭。

以往裴知藍來葵水時雖說也難受怕冷,但也沒有像這次一般暈過去。

半夜迷迷糊糊醒來,口渴的很,裴知藍起身,想要去倒水。

旁邊突然一陣動靜,一隻盛著溫水的茶杯就遞了過來。

裴知藍還以為是素錦,就著人的手喝下了一盅茶,然後又迷迷糊糊的睡下。

季阡替她卷好被子。

還不忘讓素錦這幾日按照方子給娘子燉湯藥,務必讓她按時服下,又讓鬆風將自己院裡的炭火份額全拿來給琴荷院。

“幾個娘子會去的屋子都燒炭,不夠就拿我的牌子出去買。”

將牌子留給素錦,又仔細囑咐,季阡才悄悄離開。

他這次回府並未驚動任何人,白日抱著裴知藍進府時碰到的丫頭小子也都讓鬆風敲打過了。

戴上披風直接翻牆而出,回頭看著琴荷院暖黃的燈光,季阡上馬而去,這幾日武安侯府異動頻出,堆積了許多事情要處理。

-

清晨,裴知藍醒來,天光才微微亮。

秋雨下了一整夜,琴荷院外落葉繽紛,素錦正指揮小丫頭們清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