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新婚(1 / 2)

熱夏新婚 荔枝雨 5304 字 14天前

《熱夏新婚》全本免費閱讀

兩個人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才將婚房布置好,溫晏然看著滿屋子喜慶的紅色,滿意地點點頭,新婚的氛圍一下就到位了。

最後溫晏然還拍了幾張照,難得地發了條朋友圈。

溫晏然剛發完朋友圈沒多久,就收到了傅青山的消息。

傅青山:【你要結婚了?】

溫晏然:【嗯。】

傅青山:【什麼時候?】

溫晏然:【7月17號。】

傅青山:【恭喜啊,請柬彆忘了發我一張。】

溫晏然:【好。】

回複完,溫晏然便發了一份請柬給他。

傅青山回了一個ok的表情。

傅青山:【會準時到的。】

溫晏然收起手機,還是想不明白傅青山非要來參加她婚禮的理由,畢竟兩人既有著前男女朋友這層尷尬的關係在,他參加婚禮還損失了一筆份子錢,怎麼看怎麼不劃算。

婚宴的前一天,溫晏然將自己的一些換洗衣物和生活日用品打包進一個行李箱,搬進了錦春雅苑。

沈庭樹來接的她。

第二次走進沈庭樹的家,與第一次的心境似乎有所不同。

上次一走進房間,便是距離感格外強烈的黑白灰。

這次就不一樣了,喜慶了不少,讓人一眼能看出這是一對新人的婚房,也多了幾分溫暖的氣息,不那麼冷冰冰了。

沈庭樹拖著溫晏然的行李箱,回頭對她說道:“我先幫你把行李箱搬進主臥。”

溫晏然抿起嘴角對他點頭:“好。”

回答完,她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

等等,主臥?!

沈庭樹要把她的行李搬到主臥?

是了,過兩天結完婚,他們就是正式的夫妻了,正式的夫妻當然住在一個房間,睡同一張床。

想到這裡,溫晏然的臉不由地熱起來,她抬頭看向主臥的方向,正好就看到了拎著她行李箱的沈庭樹骨節分明的手指。

視線往上是他結實流暢的小臂線條,今天他穿著一件深藍色的T恤,露出一截冷白的手臂,手臂因使力肌肉線條凸顯。

溫晏然不由咽了咽口水,頓時覺得自己的顏狗屬性暴露無遺。

為掩飾自己內心的“肮臟”想法,她連忙移開視線,看向彆處。

等緩過神來,她才想起自己今天是來搬家的。

溫晏然緊跟著沈庭樹進了主臥。

“房間我提前收拾了一下,你慢慢整理。”沈庭樹對她說道。

溫晏然點頭,掃了一眼整個主臥,好像比她上次來的時候更空了。

大概是為了給她騰位置,沈庭樹特地把原本就不多的個人物品都收起來了。

“我還有點工作上的事要處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去書房喊我。”沈庭樹看著她,繼續說道。

溫晏然再次點了點頭,並回答一聲:“好。”

沈庭樹走到門口,像是想到什麼,倏地停下腳步,轉身再次對溫晏然道:“你不用太拘謹,就跟在自己家一樣。”

“畢竟,以後,這也就是你的家了。”他頓了頓補充道。

說完,這次他真的邁出了房門,向書房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溫晏然的錯覺,她感覺沈庭樹好像和她一樣也有點彆扭和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