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第 19 章 新生(1 / 2)

四兩撥千斤 甲乙目 5826 字 14天前

《四兩撥千斤》全本免費閱讀

拾月醒來時,外麵的天已經暗了下來。她在一個靜謐的房間裡,蓋著被子躺在床上,通體舒適,隻是麵頰上麵有點癢。她伸手抓了抓,觸感黏黏糊糊的,還帶了股子草藥味兒。

不過這是哪裡,她怎麼會在這兒?

當時在巷子裡,她一時意氣拔下了頭上的發簪刺向黑衣男。她以為黑衣男不會武功,哪知他輕鬆避開了自己的攻擊,用森冷的眼神看著她……

拾月猛地坐起身。

黑衣男似乎說了,“在長升殿後院,你就是這樣殺人的麼?”

他好像是說了這句話!

之後發生了什麼,她就全然沒有印象了。不知是她太疲乏又不禁嚇自己昏倒了,還是黑衣男給她打暈了。

現在她還活著,睡了一頓飽覺,腦子也已經清明了。她應該沒有記錯,黑衣男就是那樣說的。

被窩裡的暖意頓時消失不在,拾月感到遍體發寒。她借著燭光打量了下屋內,門窗緊閉,沒有其他人。

那她這是,被救了?還是,被囚禁了?

原來,一直以來,黑衣男都知道長升殿後院的事。

他說她殺人,難道那個人死了嗎?

既是這樣,他又為何不報官?

因為可以入住館驛,拾月先前猜測他是官門中人。若是如此,他為何不把她送官以正法紀?就算不是,指認她殺人,於他而言,也沒什麼壞處吧。

他為何要瞞下此事?

如他想要以此為柄,讓她受製於他,那為什麼現在才說?還有她臉上的藥膏,又是怎麼回事?

一個個疑問湧上心頭。覺是睡飽了,腦子卻混亂了起來。

真的好想念雲瑤啊。

拾月再次悔恨當初,不該貪嘴飲那麼多茶水。幾杯茶飲引發的血案,讓她可能此生都見不到雲瑤了。

命運就如此輕易的,在不經意間,被改寫。

這時就聽外麵有了動靜,拾月緊忙躺下,蓋好被子,閉上了眼。

她不敢麵對接下來的一切未知,幾乎想都未想,就這樣做了。

李琮棲推門入內,身後跟了位端著木托的中年婦人,托盤上放著兩碗湯藥。

李琮棲來到床前,負手而立,睨視著床上的人。

須臾,方道:“醒了吧。”

聽到這個聲音,拾月腦子裡無甚想法,立時睜眼,坐起身來,沒有絲毫猶豫。

又是他?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她認命了。

“還逃麼?”他問。

拾月抬頭,平靜地瞥了他一眼,又很快收回視線。生死已不在自己手裡,黑衣男想如何便如何吧,她聽著就是。

李琮棲看著她垂頭弓背,了無生氣的模樣,回想起早上在巷子裡,他剛提了句長升殿後院的事,她就被唬得暈了過去。

想必那南昭郡王之死,是她最大最隱秘的痛點。

當時她倒在地上,他招來了葉飛驚將她帶回了驛館,又隨便抓了個灑掃的婦人來照看她。因她在地上躺過,外衫沾了灰塵,所以衣裳被脫了下來。現在她就穿著他的那件寬大的白色褻衣,披散著長發,頹喪的坐著。衣裳不合身,肩臂處看上去空空蕩蕩的,顯得極為瘦弱可憐。

她暈了之後沒多久,臉上逐漸泛起了紅疹,葉飛驚就請了郎中過來瞧。郎中說她近期憂思過度,營養不良,昨夜又感染了風寒,還有中毒跡象。

目前尚有許多事情不明朗,他還不能棄她不管,但也不希望帶著個累贅。昨晚浴房一見,她在他麵前漏了底。那樣白嫩無瑕的身子,雖是瘦了些,卻也可見過去的養尊處優。被特殊組織豢養的殺手,是不會長成這般的。還有她在他麵前真實又純粹的慌亂,足可見隻是個心思簡單稚嫩的少女。

眼下她既一副放棄掙紮任人宰割的模樣,他也沒必要心慈手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