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有春知處

隻有春知處

作者:風歌且行

玄幻魔法39 萬字 連載

最新章節:111.七月初七23天前

-

紀雲蘅發現她撿來的小狗瘋了。

見到她不會再搖著尾巴往她腿上蹭不說,給它帶的飯也不吃了,還不讓她摸,就藏在角落裡用一雙大眼睛戒備地看著她。

她隻是無意間說了句聽說皇太孫是個囂張跋扈的主。

就被小狗崽追著咬了大半天。

紀雲蘅氣得把它拴在院子裡的樹下,整夜關在外麵,任它怎麼叫都不理,鐵了心地讓它好好反省。

誰知隔日一大早,就有個俊俏的少年爬上了她的牆頭。

————

許君赫原本好好的跟著皇爺爺來北延避暑,結果不知中了什麼邪,每到日落他就會穿到一個叫紀雲蘅的姑娘養的小狗身上。

這小姑娘在紀家爹不疼也沒娘愛,住在一個偏僻小院裡,被人騎在頭上欺負。

這種窩窩囊囊,逆來順受之人,是許君赫生平最討厭的。

可是在後來張燈結彩的廟會上,許君赫來到約定地點,左等右等沒見著人,出去一找,就看到紀雲蘅正給杜員外的嫡子送香囊,他氣得一把奪下,“昨天不是教你幾遍,要把這香囊給我嗎!”

【脾氣很差一點就炸的天之驕子x軟弱善良沒人疼愛的笨蛋美人】

SC,1v1,HE。想看女強,大女主的勿入,非無腦歡樂文,有刀。

xp之作,白話寫文,自割腿肉,不喜及時退出。

【已完結文戳專欄可看。】

————————

推一下基友的文

《歸鸞》by團子來襲

洛都第一貴女溫瑜,雪膚花顏,貌若菡萏。

一朝山河崩塌,溫氏傾覆,她這個名動天下的大梁第一美人,便成了各路豪雄爭搶的玩物。

她千裡奔襲,隻為和未婚夫完成婚約,借兵複仇。

不料中途落難,被迫同一地痞為伍。

地痞叫蕭厲,生父不詳,母為青樓女子,傳聞他八歲就殺人蹲大獄,十五歲成了賭坊打手,收債要賬,惡名遠揚。

溫瑜厭他粗鄙市儈,他煩溫瑜自恃清高。

兩人話不投機半句多。

但後來,他被打斷了骨頭,也要背起溫瑜在雨夜中出逃,舍命護她六百裡去南陳。

又在大婚前夕,冒雨夜闖她閨房,艱澀開口“溫瑜,不嫁你的陳王了,嫁我行不行?”

“梁國,我替你複。你溫氏一族的仇,我替你報。”

溫瑜身著嫁衣坐於梳妝鏡前,回首看他,眸色平靜又殘忍“我要兵,要權,你有麼?”

-

後來,北魏異軍突起,橫掃中原。

揮師南下時,陳王獻降,溫瑜亦被當做禮物獻與魏君。

那日朔風飄雪,陳王宮外北魏鐵騎旌旗蔽天,已是魏君的男人驅馬緩步踏進闕門,在跪地發抖的陳王麵前用沾血的劍尖挑起溫瑜下顎,冷冷問“溫瑜,你嫁了個什麼東西?”

-

世人皆言魏君恨慘了當年在他微末之際棄他而去的溫氏女,暗自猜測溫瑜此番落到他手上,必是受不儘的磋磨。

溫瑜確實受儘了他‘磋磨’。

是夜,明燭高燃。

溫瑜被困在那把龍椅上,頸間浸著汗的金鏈映著憧憧燭光。

給她戴上鎖鏈的人捏著她下顎同她額頭相抵,眼底翻滾著猩色,恍若一頭走入絕境的困獸“我如今有兵,有權了,嫁我麼?”

【小劇場】

魏君蕭厲雖出身草莽,但自成名以來,從無敗績。

一朝馬前失蹄,險些命喪野渡,被一舊梁軍隊所救。他頸間被人扣上厚重黑鐵鎖鏈,拖去中軍帳內。

中軍帳的主人芙蓉貌,清月眸,冷眼看著他被親衛押著跪下,淡聲道“魏侯如今知了?我要的,是自己的兵,自己的權。”

野心家大美人 VS 狼狗變瘋狗的泥腿子。

1v1,雙c,he